进口阀门

气动调节阀

氮气减压阀

防爆电磁阀

进口自力式流量调节阀


进口自力式温控阀


进口自力式调节阀


进口气动调节阀


进口电动调节阀


进口自力式压力调节阀


进口气动薄膜调节阀


超高压调节阀


进口气体调节阀


进口三通调节阀


进口氧气调节阀


进口自力式微压调节阀


进口电动蒸汽调节阀


进口电动温度调节阀


进口电动高压调节阀


进口气动高压调节阀


进口泄氮阀


进口气动低温调节阀


进口气动衬氟调节阀


进口气动三通调节阀


进口锅炉给水调节阀


进口高压旁路调节阀


进口电动套筒调节阀


进口电动三通调节阀


进口电动陶瓷调节阀


进口电动高压角型调节阀


进口防爆电动调节阀


进口调节型电动球阀


进口电动低温调节阀


进口电动衬氟调节阀


进口电动V型调节阀


进口氮封装置


进口流量调节阀


进口温度调节阀


进口压力调节阀


进口电动双座调节阀


进口电子式电动调节阀


进口气动波纹管调节阀


进口气动薄膜单座调节阀


进口气动薄膜隔膜调节阀


进口气动精小型调节阀


进口不锈钢电动调节阀


进口带指挥器自力式压力调节阀


进口压力压差组合调节阀


进口流量压力组合调节阀


进口流量温度组合调节阀


进口自力式压差调节阀


进口自力式微压泄压阀


进口电动减温减压阀


进口气动压力调节阀


进口高温高压调节阀


进口气动卫生级调节阀


进口电动卫生级调节阀


进口电动隔膜调节阀


进口气动保温调节阀


进口电动保温调节阀


进口气动高温调节阀


进口电动流量调节阀


进口电动压力调节阀


进口电动小流量调节阀


进口电动隔膜调节阀


进口气动小流量调节阀


进口蒸汽调节阀


“中国芯“ 广州造!“中国芯片教父”或将破解广州“缺芯之痛”

分享到:
点击次数:1225 更新时间:2017年11月04日15:34:33 打印此页 关闭

文/金羊网记者刘云 通讯员 黄嘉庆、关静雯、郭哲涵


芯片被喻为“工业粮食”,是所有整机设备的“心脏”,但长期以来广州缺乏大型芯片制造项目。记者了解到,今年9月,黄埔区政府、广州开发区管委会与被誉为“中国芯片教父”的张汝京博士签署协同式芯片(CIDM)项目合作备忘录。张汝京及团队计划联合芯片设计公司、终端应用企业与芯片制造厂,共同投资68亿元建设协同式芯片制造(CIDM)项目。这一项目落地后,或将改变广州“缺芯”的产业格局。 


项目定位IDM这一环节


芯片,极为微小的电子器件,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重要,在当下智能化、信息化的时代,足以撑起一个庞大的市场。


有关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芯片市场达到3397亿美元,同比增长1.5%,2017年预计将超过4000亿美元,涨幅高达10%以上。不过令人窘迫的是,在这么大的蛋糕面前,尽管我国已消化了近1/3的市场需求而成为全球最大的芯片消费国,但繁荣背后却是残酷的事实:我国国产芯片的自给率不到30%,产值不足全球的7%,市场份额更是不到10%,也就是说,中国芯片90%以上依赖进口。


截至2016年底,中国芯片进口金额达到1.3万亿人民币左右,而同期的原油进口不到0.7万亿元。中国在芯片进口上的花费已经接近原油的两倍。


张汝京在集成电路行业内知名度和影响度极高,被誉为“中国芯片教父”。1948年出生的张汝京年近70岁,此次再度出山,可谓“人生七十才开始”。他这次重新回到集成电路制造领域,而且是中国集成电路产业链条中所欠缺的IDM这一环节。


据悉,张汝京及团队计划联合芯片设计、封装测试、终端应用、产业基金等企业,建立协同式芯片制造(CIDM)项目。该项目一期总投资约68亿元,用地面积约20万平方米,产能设计为8寸芯片每月3万片、12寸芯片每月1万片,预计产值达到31.6亿元。


该项目顺利落地建设后,将有望成为广州发展IAB产业的标杆性项目,填补广州“缺芯”的空白,将为广州乃至广东带来巨大的集成电路产业链区域示范带动效应,吸引大量专业技术人员扎根落户,带动一批集成电路设计、封装测试、设备材料、设计服务等上下游产业集聚,从而带动消费电子、工业控制、装备制造等产业的高端化与优质化发展。


开启CIDM模式新时代


张汝京提出的协同式芯片制造(CIDM)模式,究竟有什么优势?


据介绍,芯片代工概念始于30多年前。当时美国、日本和欧洲的一些集成器件制造(Integrated Device Manufacture,IDM)半导体工厂把多余的产能释放出来,从事代工服务。目前国际市场上成熟的代工企业有台积电、格罗方德、联电、中芯国际、华力微电子、韩国东部以及以色列的Tower Jazz等。


张汝京认为,如果眼下再想投资一家纯粹的先进代工公司,一定要慎重考虑。技术与设备的投资需求巨大,人才短缺,而成熟的企业已有多家,竞争极其激烈。


张汝京倾向于走共有协同式IDM公司(CIDM,Commune IDM)道路。即芯片设计公司、终端应用企业与芯片制造厂共同参与该项目投资,通过成立合资公司将多方整合在一起,使芯片设计公司拥有芯片制造厂的专属产能及技术支持,同时芯片制造厂得到市场保障。


张汝京介绍,CIDM模式已经有先例,如新加坡TECH公司就是好几家公司联合成立的一个IDM公司(生产存储器为主)。TECH的“T”是指TI德仪,“E”就是新加坡政府EDS经济发展局,“C”是Canon佳能,“H”是Hewlett-Packard惠普,其中的几家企业当时都需要很多的DRAM(DynamicRandom Access Memory,即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四家共同投资一个IDM公司,自己设计、自己生产、自己销售,从第二年开始几乎每年都实现了盈利。


"CIDM模式不仅可以分担风险,协同能力也大大增强,在许多方面比一个先进的代工厂更方便运作。"张汝京表示:"在CIDM模式中,企业的产能分配可以内部协商,有需要时可以增加产能;如果产能过剩,可以对外向客户提供服务,产能就利用上了,可谓进可攻、退可守。"


CIDM在国内还是个新鲜概念,张汝京希望尽快把这个概念落地做成项目,让其他地区也能复制、改进。“总要有人开头,现在开启CIDM模式,我们愿意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张汝京说。


记者了解到,基于张汝京在集成电路行业的影响力,国内尤其是广东省内一批集成电路的上下游企业纷纷响应,表示希望参与协同式芯片制造(CIDM)项目。黄埔区、广州开发区正规划建设4.2平方公里新一代信息技术价值创新园,为未来集成电路及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发展留足空间,建设龙头企业强大、产业链条完整、融合生产生活、生态一体的新型园区。


上一条:高端电视市场OLED地位难以撼动,8K电视或成QLED突围关键 下一条:是真的!1000亿,半导体界最大收购要来了...